跑步进入2077

2020恐怕会是在许许多多特殊的年份里,相对比较特殊的那一个。这一年经历了长达八个月的《全境封锁》;和打工人一同学习了红色知识;一边借川老板苦中作乐一边应对贸易战;目睹了TLOU2的史诗翻车;看着原神扶摇直上打爆卡牌手游的狗头……

在岁末年终的时候,万众瞩目的赛博朋克2077终于发售了。


众所周知我是对硬科幻游戏毫无抵抗力的。今年11月,育碧的《看门狗:军团》发售当日我就全款购买,并在随后的一个月内玩了70余小时。

但如果主观评价,看门狗军团应该是近未来的科幻背景之下的一个开放世界TPS游戏,距离赛博朋克有一定的距离——不仅没有高科技背景下的低生活,也没有在剧情中体现对 “科技反过来否定了人的类本质 ” 的反思,只是浅尝辄止地勾画了一下大脑数字化的问题。

换句话说,看门狗军团是一个模式新颖的(群像主角,五大反派)科幻题材的大作。它的剧情,美术,背景设定,游戏模式,操作手感都是育碧兜底的高水准,但它只是一个 “科幻包装的超大号罐头”。

这个罐头的容积显著超过了同类游戏的平均水平,包含大量向经典科幻作品致敬的元素。(剧情流程达30小时)


回到《赛博朋克2077》,波兰蠢驴用他们一贯擅长的手法制造了一个超大规模世界。它同时是第一人称的RPG,是以超长流程单人剧情主打的游戏,是用海量支线和实时环境剧情填满一个开放世界的游戏,是用新奇不重样的模式进行推进的游戏。

再加上优秀的汉语配音,满大街浓厚的东方元素…

其制作之精细,故事之丰富,流程之动人,足以使我首发当日沉迷12小时。(主线进度10%)

一天有几个12小时?两个。

我不玩了。(指12月11日)

至于在更深的层面上,这个游戏可以说代表了很多老不死级单机玩家的初心与理想。在这个资本开道,氪金至上的垃圾时代,着实难得。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游戏逐渐变成手游和网游的代名词,对一般人提到 “玩游戏” 就会条件反射地联想到 王者荣耀,“吃鸡”,英雄联盟,明日方舟,这样的游戏;要么就是不灭的CS:GO、无敌的PUBG、永远的GTA5online,可能还有个使命召唤16。

而其他被大资本打入冷宫的,诸如MMORPG、模拟类游戏、沙盒,箱庭和开放世界,在中文区则变成了小众中的小众,甚至被污名化。

游戏只要杀人手感爽就行了。有没有感人的剧情,有没有创造性的关卡设计,有没有领先时代的艺术性都不重要!”

反映在现实中,就是skip党玩家。对剧情漠不关心,嗜好是跟着地图上的高亮标记一路杀穿。什么?老崔重情义?关我屁事,知道他是能开无敌大的那个就行了。什么?玩个手游还看故事?关我屁事,赶快查攻略搞个最强配队打通拿奖励就行了。


不幸的是在快节奏生活的系统性影响下,skip党成为了主流中的主流、数值强度成为唯一中的唯一、社交话题性成为标准之外的标准,仿佛游戏的目的就是在工作之余给自己找另外一份工作,用斯金纳箱式娱乐掩盖无尽的精神空虚。

这并不是为了将《赛博朋克2077》捧上神坛,这只是我作为一个守旧到能被打成极右的游戏玩家,对艹蛋的资本力量的无力控诉。某种意义上说,游戏市场已经提前进入赛博朋克时代了。

我真的希望当有人诋毁游戏是“电子海洛因”,“现代黄赌毒” 的时候,能够以《赛博朋克2077》、《巫师3》、《质量效应》、《光环》、《刺客信条》、《看门狗》这样的叫好又叫座的游戏作为例子进行有力的回击,而不是只能无奈地抱着美而小的独立游戏孤芳自赏,最终被大资本一同冲垮在历史的洪流中。

我们迷茫生活在这世界里,被所谓的“潮流”、“时代”所选择,争相批判后浪,却又争相成为后浪;大公司的算法把每一个人困在系统里,甚至不知道是大数据标记的我们是我们,还是肉体与精神的我们是我们。


简单地说,无论是像抢购茶颜悦色那样为了炫耀自己站在潮流浪尖也好、像吹捧入关学那样正名自己心系时政也好,只要去支持好游戏,让良币不被劣币驱逐,告诉游戏公司什么才是玩家想要的,就达到最好的结局了。

我真切希望比工匠精神还要倔的波兰蠢驴能够继续带来更多好游戏。

可以继续阅读另一篇:电子游戏算不算第九艺术?

跑步进入2077》有2个想法

    1. 这个其实是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用的,而《手稿》写的比较混乱。我理解的大概意思就是,一种粗糙而宽泛的比喻,形容人能够为自己的兴趣而工作,并在其中发展自己身心的各个方面,而不是像个工具人。
      当然,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