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酒(其二)

昨日租车自驾扬州,准确的说,18小时游。目前已经坐回寝室,按压键盘并独酌。

如何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游览一个城市?不仅我想过这个问题,临时加入的队友也想过。

队友习惯于寻找美食,口腹之欲便是最高指示。只不过18小时,只有两次验证选择的机会。一旦失手,难以补偿。

我习惯于漫步城市,不分大街小巷,不分大城小爱,不是因为没钱。


我在深夜钻进街头和巷弄,虽然与明亮的大道只有一房之隔,却安静的如同另一个世界;我站在头顶飞线交叉的十字路口,独享带着频闪的黄色LED路灯,仿佛它还是暗淡橙黄的陈旧低压钠灯。

低色温的夜间照明往往令人心安。

尽管没有亲眼见过人流和车流,我却能用想象力,让墙上的纸片、地面的磨损、角落的垃圾、散落的油渍,为我呈现一出声光俱全的全景片段。闭上眼,仿佛嘈杂声就在耳边。


如果说体验深夜的城市代表了触景生情,那么参与凌晨的城市便是代表了情因景生。

5点准时起床,静悄悄地从青年旅舍退房,天空仍是深蓝,马路上却已有许多星星点点。延长一天的最好方法是什么?早起。

我用了2分钟……呼吸冷空气。

我用了10分钟……找到一辆扔在街边的共享电动车。

我用了30分钟……..

……游荡

……晃完3分钟的路程。

然后我用了十秒钟,下了一台电动车,上了一辆电动车…..


驾车已经如同呼吸一样自然,多亏这羸弱却响应迅速的动力。我尾随本地出租车躲开拥堵路段,打灯靠边带上队友,搓轮上路一气呵成。

…….

我喜欢独自驾驶时关掉音乐,聆听胎噪和风啸,感受自然科学法则,同时油然生出崇高的情感。(见康德篇

而车里有人时却截然相反,我不能代表别人擅自接受风险去激进驾驶,而是要对得起副驾席上对我的信任。作为回报,思维言语的交流次之;无言却不匮乏的片段才是顶尖享受。

当然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后者恐怕只能在梦中经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