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时代—-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

在阅读前,需要认同如下两个观点,否则请立即退出以保障我的生命安全不受威胁。在最后我也会给出我自己为脱离这个深渊的自救手法。

  1. 互联网会隐去所有中庸,只留下偏激和刻薄。
  2. 大部分人漠视且恐惧辩证思考。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大量落地的新技术让生活无比便利,拿起手机就能一键困在系统中;大城市里飞快的生活节奏也压榨着所有人仅存的理智,令人智熄的短视频和自媒体助纣为虐,制造情绪,鼓吹反智,煽动对立,贩卖焦虑,小孩子看了根本把持不住。

这些现象造成的后果已经非常普遍了,简单来说就是各式各样社区里给人扣大帽子这样美丽的风景线。一楼发帖,二楼定风向,三楼定节奏,而后面的回帖全是跟风。久而久之,汉语词汇承担了它不应有的功能,充斥着语义不明、指代过度、恶意省略,毫无美感并且引发许多歧义以及不必要的争端。

此处应有图佐证各种扣帽子用词,但我不想找

复杂的问题最近也出现了,从法考网课到法律科普的律师up主罗翔老师被打成方方之流的卖国公知,而起因仅仅是因为在授予共和国勋章的时段发布了一条自省性质的书摘微博。这要是当天有人家里办白事,岂不也是大大的讽刺国家英雄了?很难想象,与互联网体系融合生活的独立个体,在进行思考判断时完全被剥夺了思想独立性。

此处应有图佐证网络喷子,但我不想找

疯狂如蜂群般的网络喷子们见状便先入为主地发作了被迫害妄想症,耐人寻味地发挥了常人难以企及的联想能力,构造起一出假借读书自省讽刺人民英雄的曲折大戏,甚至还挖出罗翔老师曾经发过的微博勾上红圈画上红线拉上红箭头撇上红问号再大肆批判一番。也不知是早有预谋还是真的反应迅速,他们就像Stand Alone Complex所描述的,庞大的社会信息量打散了个人的思考过程,每一个人都认为自己是独立思考,自己的思想具有独立性以及原创性,所做的选择出自于自由意志的选择,但整体所呈现出来的却是所有人一致的共同性。故事的结局和一开始正相反,他们火速把自己亲手扶上神坛,授予“无暇偶像”金牌的罗翔老师拉下去,再满怀着为民除害的正义感啐上一口:“呸,臭公知!”,仿佛先前一切都未曾发生一样。

这不是我第一次提《攻壳机动队》了,这部作品能够名垂青史是有理由的。也许它的名字已被遗忘,但它的先见性将被长久铭记。

此处应有图展示SAC,但我不想找

难以理解,却又无可奈何。诸如微信QQ贴吧,抖音快手微博这些无数专家精心设计短资讯及其推送机制就像把香软温热的芝士汉堡切成小块接连送到嘴边,让人根本来不及停下思考就想要更多。后来随着这种圈养成为惯例,许许多多可怜孩子就放弃了思考,找几个KOL成为自己的全权代言人,并以此为荣。

我们都正处在一个诡异的时代,不少人追随着资本联合批量生产的流量偶像,明知偶像人设全都是如同泡面包装一样的广告也为此痴迷不休。我们甚至根本不关心官方的宣传是不是每一个细节都绝对真实,大多数人都认可适当的造假是一种正常行为,甚至对如同特斯拉汽车宣传的全自动驾驶广告也不假思索且执迷不悟地认可和吹捧,全然不顾一部价值数十万元的尖端机械应有的严肃和谨慎。

此处应有图佐证泡面包装袋,但我不想找

这种危险的观念早已经渗入到生活的各个方面,成为了生活常识的一部分。诸君,欢迎来到信息时代。




就我认为,想要避免陷入媚俗的旋涡,关键在于践行客观辩证的理念。会用这个概念并不要求精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甚至不需要学会什么哲学理论,毛主席已经为我们总结了方法:

实事求是

进一步地,提高知识水平,并思考和解构每一个看起来有问题的现象,尝试去代入推测对方作为人是为什么产生这种行为的,他的目的是什么,他会有什么反应,并找机会去验证。尽管大部分的答案都会是“心血来潮”,但久而久之,就会逐步看清许多事情背后更多的故事。如果真有人到了这一层,切记不要时刻自己给自己加戏。

最终级的,为自己的思考过程装备单片机概念中的看门狗,对自己客观审视谨言慎行,对他人设身处地察言观色,不招惹马蜂,不紧握刺猬,不挑衅恶犬。秉持进步的思想观念,坚守中庸之道,并对复杂系统保持最基本的敬畏。

如果做不到或不想做,由衷建议退网保平安,等到互联网世界发生文艺复兴之后再使用公共社交平台。

但就算混乱如此,我也仍然选择热爱自己,热爱他人,更热爱生活,就算生活的意义是想办法吃饱了撑着也不变。

信息时代—-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