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讽,解构与暴躁老哥

解放群众话语权的互联网,也无差别地放大了人的善恶之举。

NM$L

2019年11月21日,香港警方加强武力,暴乱事件开始收尾。而在GFW之外的网络战场上,出现了一位ID为 “孙笑川258” 的狗粉丝,与废青高强度对骂。

这不是网络暴力,这是对傻逼的礼尚往来。

通篇,“孙笑川258”不卑不亢,口吐芬芳,反客为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对线的废青们被喷的万脸懵逼。不过很快,“孙笑川258”就遭到了推特的封禁。

然鹅,这点燃了最擅长反抗迫害的狗粉丝的怒火。一个孙笑川258倒下了,千万个孙笑川258站起来了,翻越了防火长城的川军杀进了战场。

猜我想到了什么?


《攻壳机动队》—笑脸男
《V FOR VENDETTA》—V

没有人煽动,没有人带头,如此多的狗粉丝自发地进场喷人,一场完美的Stand Alone Complex 表演秀。他们有什么崇高的目的吗?可能是为倾倒无处发泄的爱国热情,也可能只是打着爱国的旗号畅快地骂人。

但无论如何,他们用抓住了废青的逻辑,并剥离出逻辑本身,再套上各种各样的“客观事实” ,本来就是笑话的废青逻辑现在彻彻底底是一个笑话了。

而孙笑川本身,成为了V的面具—–人人都是孙笑川,人人都不是孙笑川

像这样破坏掉那些所有人都觉得是“天经地义”的东西,破坏掉那些人为构建出的神圣教条,然后重新思考它们的意义,发现其意义竟如此滑稽可笑,不堪一击。

就像知乎屌丝解构了“人在美国,刚下飞机”、“ 圈内人太多,匿了” ,揭穿它的本质一样,此后出现的每一个类似的句式,都变成了一种嘲讽。一旦看到它,你就知道接下来的话是不必认真,任由自己的想法叠加的。

类似的解构,还有不仅仅可以恶政隐的苏联政治笑话

万能的苏联笑话

“网络暴力虽然是下九流的东西,但相对于那些黑衣人杀人放火烧杀抢掠殴打老人,破坏公共财产,网络暴力真是便宜了他们”。

披上匿名的马甲,即使后台仍是实名也无妨。不爽就开炮,群起而攻之。暴躁老哥们刻在基因里的兽性,在代价可以忽略不计的网上得到了完全解放。然而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旦有人释放了这个暴力的闸门,就会有无数人失掉了判断力,自说自话地以为自己也是暴躁老哥中的一员,并以此为荣。

就像被媒体绑架的舆论和被金钱绑架的微博热榜如出一辙。只不过这回,舆论大势正是由他们自身所带领,却反过来扼住了他们自身,一旦玩笑话成了规模,就没有人能刹住这疯狂的群体性事件。

我们都是雪崩时的雪花。 我该怎么意识到所谓“理所应当”其实另有玄机? 我们该怎么摆脱信息轰炸的媒体对我们的洗脑?

好奇心,大概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