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心理学笔记-格式塔学派的疑问

格式塔,不是《文明》系列里那个 格式塔机械文明/智械文明 的格式塔,而是德语Gestalt的音译,主要指完形,即具有不同部分分离特性的有机整体。

称作格式塔学派,是因为这个学派认为学习应该是一个完备的过程,而不是剥离开来的。学者苛勒曾对此做出了质疑

按照桑代克的观点,学习是通过尝试错误来建立联结的过程。但是这种尝试真的是盲目胡乱的试错吗?

格式塔学派认为

  1. 学习是个体利用智慧 对情景与自身关系的顿悟
  2. 学习者的知识经验的整体性知觉经验的组织作用应当被强调
  3. 应关注知觉和认知的过程

接下来介绍一个叫 杰罗姆·布鲁纳(Jerome Seymour Bruner) 的强者。他提出了发现学习的观点来定义一种相对于被动学习的学习形式。(?)

  • 虽然学生学习的知识都是已有的,比如牛顿定律、开普勒定律、安培定律等等,但对于学生而言它是未知的。学习它们的过程就是发现的过程,因此,学生如果在适当的引导下逐步“发现”这些知识,就能形成一种认知结构
  • 认知结构是联系起来并相互组织,具有一定意义的知识体系。
  • 借助认知结构,人可以抽象化现实世界,变成一系列相互关联的,非具体性的条目。(诸如“点外卖时大概要避雷的店”,“潮汐之潭最终BOSS的绕后原则”,“毛泽东思想”)其中具体化程度高的处在认知树比较尖端的Node中(如“奥地利制AUG步枪的双段扳机结构”);概括性较高的处在比较根部的Node中(如“近100年的有壳武器弹药的结构”)。
  • 越靠近认知树根部的条目,越容易与新环境匹配,产生联想,即触类旁通。(如吃肉多了对肉的感觉产生了认知,下次吃到未知生物时也能想到这可能是某种肉)
  • 已习得的认知结构类别外部环境相互作用,使人感知,处理外部环境,并基于外部信息形成新的类别。
  • 学习的实质就是组织与重组认知结构。 而普遍意义上的知识,都具有一种层次结构;在脑中形成这些知识的认知结构,就是知识的学习。

在研究人类幼体的大脑发育过程时(研究熊孩子怎么长脑子时),布鲁纳把智慧生长认知生长( Cognitive Growth )作为同义语,并把他们看做形成表征系统的过程。

  • 表征系统是人们知觉和认知世界的一套规则。在智慧生长时会经历三种表征系统阶段
  • 动作表征(Enactive representation)
  • 映像表征(Iconic representation)
  • 符号表征(Symbolic representation)

这与皮亚杰的认知发展四阶段不谋而合

动作表征相当于感知运动阶段,儿童通过物理手段作用于事物来学习和再现;在以后的某个时间,能够通过合适的动作反应来再现过去的事物。这里,动作从内部得到再现。 一般来说,如果在平板电脑上乱点乱滑时偶然打开了游戏,他下一次就很可能借助已习得的触屏操作技巧直奔游戏而去。

映像表征相当于前运算阶段的早期, 他们的知识虽然在很大程度上仍取决于自身的知觉,但已经开始形成了图形和表象能力,能够用描述照片的方式表现现实中发生的事件。同时,也能够复述出过去发生的事;想象并描述未来可能发生的事。这种表征方式很类似与将记忆定格成照片进行描述。

符号性表征相当于前运算阶段的末期和以后的具体运算阶段形式运算阶段。布鲁纳的理论认为这些阶段都是抽象能力的的发展和成熟。在这一阶段,儿童能够使用符号再现世界。这里的符号是广义的,包含了文字,数字,象形符号等一切抽象事物。 在这一阶段,儿童个体将逐渐熟练地运用抽象的符号来推理并解释周围的事物,比如用微积分计算概率,用微积分计算行星轨道,用微积分计算………

因此结论是显而易见的:通过独立发现(即使是引导下的)的知识,要比接受学习中获得的知识更具有结构性。(换句话说就是学的更好)

教育心理学笔记-格式塔学派的疑问》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