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0/9 赛博世界的浪漫

Blockquote
2019年10月9日,星期三
气温16至24摄氏度
气压100.9 kPa
多云转晴
南京邮电大学

终于,肥肥拥有了一台符合2019年主流水平的高性能笔记本电脑。

电子游戏绝不可以是生活的全部,但没有游戏的生活对肥肥来说,无疑是有所缺憾的。因此,即使是手持低性能轻型本时,肥肥也尽可能地搜集了一些旧时代的低配游戏和不重视性能的文字游戏。

  • 东方幻想乡系列
  • 红色警戒2(含DLC和mod)
  • CS:GO
  • 极品飞车8-10(2004-2006)
  • 无主之地2(2012年)
  • 战地风云2(2005年)
  • 使命召唤4,6,7,8(2007-2011)
  • 坎巴拉太空计划
  • SpaceEngine
  • 无限试驾2
  • 汤姆克兰西: 鹰击长空

十分幸运。以前只能在家里的台式机(虽然过了8年也只能算是入门配置了)上运行的游戏,现在可以在笔记本上流畅运行。

在安装了必要的软件(VIsual Studio和微信QQ之类)之后,马上安装了Sbeam和PlayU客户端,搓着手敲着碗,看着进度条一点点地前进。

从前,听着GT220的小风扇发出直升机般的啸叫,竭力为红色pbc上小小的芯片降温,显示屏上却是一步三回头的方块史蒂夫。那种在FPS和画面效果之间的痛苦抉择,就像是心爱的女生向你含情脉脉地递出玉手,她家里却要求彩礼八十万一样。

你爽了电脑会卡,电脑不卡了你就不爽。

久而久之,眨眼补帧的操作已然烂熟于心,程序假死后喝茶等待恢复也变得愈发淡定,纵使面对纵横比扭曲分辨率极低的车窗外景,也能幻想出在欧洲高速公路旁那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终于,某一天肥肥得到了组装电脑的机会。对硬件了如指掌的肥肥选了一套卡吧主流配置,并稍微缩了一些,让预算加起来稍微低了一些。“毕竟不是自己挣的钱”肥肥是这么想的。

接下来的5年,那块已经褪去闪闪银光的GTX660陪伴肥肥度过了初中和高中。在可预见的将来,它还会继续在肥肥家中那朴素无华的机箱里渲染,计算。


夜已经深了。屏幕右下角弹出了下载完成的提示。
那是最新的3A大作,就连家里的台式机也不能在最低画质下流畅运行。尽管如此,肥肥半年也玩了55个小时。
如痴如醉。
宿舍房间里大家都对着电脑,玩的不外乎是画面简单的网游甚至页游。稍后,灯关了,屏幕的荧光照亮了肥肥的脸。肥肥默默地盯着屏幕,现在无论是写程序还是玩游戏,再也不用担心突然暴毙,哪怕开着十几个网页再挂着QQ微信SteamUplay在后台,都能流畅丝滑地呈现。
待机时间到了,屏幕弃明投暗,键盘背光淡淡消失在背景板下。

这一刻,沧海桑田。

从前进不去的软件,玩不了的游戏,仿佛都吹散在了轻轻旋转的双涡轮风道中。再也没有什么能像电脑一样,让肥肥一天刷无数次物流信息,特地骑上自行车去上课,只为时刻准备着前往快递站,并在恰好课最多的一天里,牺牲吃饭时间也要开箱折腾好它。

然后呢?装好软件,跑个分。随后熟练地打开Markdown,打开VS,打开Firefox,打开QQ和微信。大概为这样的事而兴奋,是检验肥肥是否还有一颗孩子般的心的最后一道线了,希望这份天真永远也不要被磨灭。

转过身,大步走,看不清的前路通往那日新月异的社会。
背影掩盖住的,那个热爱游戏,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的肥肥,正在与游戏青春挥手告别。

肥肥不再年轻,但他依然期盼着,有一天终于找齐了三四好友,能够一同联机刷副本,联机推剧情。

在屏幕熄灭也亮着的指示灯前,肥肥的心情良久不能平复。

“我现在想玩什么就能玩什么!”

“我想开多高画质就能开多高!”

“我想玩多久…就……我………….”

不知不觉,泪流满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