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3 国内二次元文化有哪些畸形现象?

2019年9月13日,星期五
气温24至31摄氏度
气压99.9 kPa

南京邮电大学

———————–
金正恩10日现场指导了超大型火箭炮试射
没了,懒
———————–

题目是知乎的一个问题,我觉得这个问题我可以写一写回答。不过,以下将包含有一些自述性质的内容,就不发在知乎上了。

————

本肥肥大约在2008年就开始接触游戏文化,并以上网装盗版找破解下补丁为契机,接触了不少“资源站”,了解了绝大多数现在意义里的二次元文化,不过当时的网络环境并没有多少根据地属于肥宅。史料记载当时主要是通过地下汉化组以非法上传的方式分享资源。这自然对当时视野狭隘思维僵化观念守旧的本肥是完全不会主动接触的东西(6块一本的知音漫客都买不起.jpg)。但以我探索游戏论坛的体验来类比的话,应该是拓荒时代,大部分人会分享出自己从各种渠道弄来的资源,用现在的语言说就是用爱发电。有些飞越高墙的网友会带来最新的模组或者美化包(还有修改器),偶尔也有大神自制。我印象里最深刻的是一个为战地2制作了总共上百G的“中东战争”系列模组包的 bfmil社区成员老瓦(实际上有些模组包括了巴以战争,抗日,抗美援朝,美国内战,特警包等等等等)。

其实二次元这个词也是后来才被提出的,许多人和我一样也是突然发现自己的群体被指代了。

笼统地说,此时的二次元文化应该是游走在舆论边缘的灰色地带。鉴于中国经济尚不发达,世纪初能够接触二次元的初代及二代死宅,都是家庭条件中上,有能力购买电脑并接入互联网;受教育程度远高于平均值,能够熟练上网灌水,因此给人的总体感觉就是精英云集。如果用几个词概括的话,应该就是  朴实、善良、娱乐精神和燃。

2016年前后,随着移动终端的革命性升级,动画作为二次元文化中最容易吸引一般人驻足留意的东西,热度逐渐提升。同时许多动画资源被正规地引进。我光荣地承认,那会儿就是以当季爆火的Re:0为契机,开始看新年代的动画。(蕾姆多棒啊!) 同年,购票前往本地漫展。目睹了满场的蓝毛粉毛女仆装,被摊贩上的山寨级周边侮辱智商,深刻感觉这漫展和动画里死宅和本子的聚集地不一样,遂愤然离场。

本来是向美好而努力的信仰,变成了一种跟着风秀优越的标签。真以为自己圈子大了就成气候了?

究其原因,我觉得是中国的二次元文化并非发起于爱好者,兴盛于群众;而是发起于群众,兴盛于资本家。真正去漫展的人,根本不是为了看这些他们唾弃的死宅所喜欢的事物,他们眼中漫展和年货市场,科技展甚至庙会是一个性质的,是一个来玩的地方。而期望着与同好交流和购买高质量周边的肥宅们,自然会被现况恶俗的漫展劝退。这也就陷入了恶性循环,漫展就变了味。

另一点尤为畸形的应该是动画分级制度在中国完全消失了。视频网站购买了版权之后在网络上连载,因此原本的深夜动画变成了随时都可观看的精神快消品(虽然在日本买电视录像机的也不在少数)。好处自然是显而易见的,受众广而流量多。不过这也将很多正处于思想观念成型期并且没有足额智商的小学生初中生给带了进来,他们的三观就很容易受到某些动画里那种异于中国文化的的影响(校园暴力,杀人放火,软色情)。不能说全部,但肯定有相当一部分不友善评论是由低龄群体制造的。

最后,应该是短期感受不到,但拉长时间就能深刻体会到的轻浮(浮躁)。它可能体现在每季度换个老婆,一出新番就换;也可能体现在看了当季多少新番就叫嚣自己如何喜爱二次元;见了人就洗脑推荐,到了哪儿都会刷等等等等。作为自闭肥肥其实我是很不喜欢拿自己的爱好去嚷嚷,仿佛喜欢这个那个是一种优越的体现。这些并不止存在于刚才说的低龄群体,现在不少成年人也有这种倾向。更深层次的表现,可能表现为人们已经习惯了用标签介绍自己,将自己概括为数个tag然后以此交流,还有诸如打字不带点后缀前缀特色不会交流一样。有点跑题,这已经涉及到了个人素养问题了。 其实不只是二次元,整个时代都变得浮躁了。以往用心发掘才能得到的兴趣,现在唾手可得。而唾手可得的东西是不会被珍惜的。

“不是很懂你们二次元”,大概就是无奈吧。肥肥用爱发电,二次元用钱发电。

都是都是看动画片的,谁看不起谁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